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20th Jul 2009 | クリス文集 | (82 Reads)

今日如常地完成了補課, 腦部殘留著咖啡因帶來的興奮, 身體卻因為熬夜疲累不堪, 最後連火車都沒有興趣去擠了; 多花了幾塊坐上了269D.

 

原本很想睡一睡, 但是前座的父子實在令我睡不著, 是笑得睡不著;

孩子是典型的"問題"男孩, 好問, 但是永不聽答案; 剛說完了答案, 他再問; 結果同一條問題, 他通常問上三四次, 但是永遠沒有人知道他是否真的明白.

看到巴士在上坡的時候被超車, 他問:"為什麼巴士走得像烏龜一樣慢?" 

爸爸的答案才精警, 回答道:"因為烏龜正在爬山."

思兼恍然大悟, 原來這個問題還有這樣的回答方法.

 

孩子年紀輕輕也已經是工作狂, 還已經有一點頤指氣使的壞習慣; 連字音都未能完整咬好的他, 裝著小大人的口吻, 聽著聽著違和感可真重......

當孩子的聲浪大到令爸爸有點尷尬, 事實上後面昏昏欲睡的女士也屢次被吵醒, 爸爸帶著輕責口吻地命令:"別那麼大聲!"

可是, 話音剛下, 孩子卻已經立刻回敬他:"你唔好吵!"(你別吵著我!)

"我番去好多野做, 要洗衫, 要掃地, 要拖地, 要煮飯......", 詳細我都不太記得了, 但是首先吵跟他很多東西做其實沒有關係; 另外我奇怪, 這個五歲不足的小孩真的這麼忙嗎?

"今晚我要夜訓!"他似乎真的很忙, 儘管他媽媽替他完成的機會率高達99.99%.

 

孩子還是未來一代名嘴, 當車輛駛入大欖隧道的時候, 一度休止的行車線爭論再度掀起,

"爸爸, 隧道有幾多條線?"

"這裡有三條線." 他不假思索, 並耐心地用手指逐條線數給兒子看.

"一, 二, 三, 四! 不是有四條線嗎?" 兒子提出質疑.

我疑惑為什麼有四條行車線, 原來他數的是分隔三條行車線的雙白實線(不可過線的意思~), 的確兒子沒有 說是什麼線, 只不過是我們下意識覺得是指行車線, 而且行車線沒有塗色, 只有瀝青, 對於小孩子而言是個比較抽象的概念, 不明白其實不出奇.

 

思兼最後仔細地打量了一下爸爸, 應該是地盤工人吧, 看到褐色的膚色, 歲月痕跡滿佈: 額頭, 眼角, 甚至臉頰這些最富彈性的地方都不能倖免; 然而他總是耐心地解答著兒子不休的發問, 要是我, 大概也喝令他閉嘴了吧;

也許這就是父親, 一個我們從來都不會留意, 堅強地歷著風霜, 耐心地在一角關心的人, 象徵著生活問題的最後解答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