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2nd Jul 2009 | アニメの記録 | (2581 Reads)
[採訪+微透]龍騎士談鳴泣系列的核心命題:“反奇幻VS反推理” 

轉自SOSG,譯者jerry2

 

內容完全翻譯自C74上發佈的07th expansion小冊子上龍騎士的一篇文章,少數地方作者加了注解。

關於“反推理”和“反奇幻”

——龍騎士07

 

這次EP3的宣傳語從“推理可能嗎?不可能嗎?”變成了“反奇幻VS反推理”。打完EP3的玩家或許已經明白了,《海貓》的世界觀正如宣傳語所寫的那樣。雖然大家對“推理”和“幻想”都是耳熟能詳,但是“反推理”和“反奇幻”可能都從未有所耳聞。所謂的“反”是怎樣一種概念呢?請允許我一一道來。

 

“反奇幻”的意思不言而喻。我們所居住的世界是不可能存在“奇幻”現象的。如夢似幻的童話說到底不過是創作而已。即便有人宣稱相信它們的存在,那也不過是誇張、帶有政治性的妄想而已。

 

你難道真的相信地球是造物主在7天內做出來的嗎? 相信伊邪那岐用矛尖“捅出”了日本群島?怎麼可能。宇宙大爆炸、隕石的相互結合、地表板塊的擠壓,用這些理論來解釋陸地的形成才是理所當然的吧。

 

在日本史和世界史的課堂上,高談科學理論的人們,歡迎初次來到“反奇幻”的世界。內心不相信“奇幻”但是善於附會的人們,同樣歡迎你們來到“反奇幻”的世界。

 

魔女和魔法是不可能存在的。所有一切都只有用推理才能揭露其本質。如此堅信的人應該占了大多數。所謂“反奇幻”,也就是我們的基本思維模式、常識。只要採用這種思考方式,你們是不可能因《海貓》而屈服的。因為魔女和魔法根本不存在。

 

那麼,直觀的 “反奇幻”說明就到此為止,終於可以開始討論“反推理”的話題了。

 

首先,在說“反推理”之前,不得不先探討一下“推理小說”的話題。要說清楚“推理小說”是什麼東西,用這樣一本小冊子明顯裝不下。所以,在這裏我們就長話短說吧。

 

談到“推理小說”,基本上都是指“真正的推理小說”。用簡單而粗俗的語言來解釋的話,所謂“真正的推理小說”就是讀者根據作品中所描述的情報,不用等到謎題揭曉都能解答出來的“推理小說”。

這正是推理小說的主流形式,冠以“真正”的名號也並不為過。那是閱讀過程中,作者和讀者智慧的較量。从这层意义来讲,“真・推理小说”是各类小说中趣味性最强的。也就是说,高水准的“真・推理小说”完全是像算数题那样精密的解谜游戏,是著名作家数量繁多的名作高度升华的结果。

 

但是,升华后的“真・推理小说”最终还是会碰到某种障碍。那就是著名的難題“後期QUEEN難題”。(注1)“後期QUEEN難題”簡單來說就是,偵探(讀者)能夠得到的情報是否完整是無法確證的。優秀的偵探一般會使用搜集到的證據和線索,得出非常優秀的推理和合理的見解。但是,要使這些推理完全正確有一個重要的前提。

 

那就是,偵探正在分析的證據和線索必須是“完整”的。多數情況下,偵探會徹底搜查現場,將找到的各種證據和線索羅列出來。但是,“存在著偵探沒有發現的決定性證據X”這樣一種可能性是無法否定的。也就是說,名偵探不論如何展示他優秀的推理,那也不過是“用那個時刻的證據和線索構築起來的”而已。也就是說,隨後在他的推理中加入“一直沒有發現的決定性證據X”的話,這些推理結果有可能從根本上被顛覆。

 

也就是說偵探除了要從多種證據中得到推理結果,還有義務證明“不存在沒有發現的證據”。關於這種證明無需多言,這是真正的“惡魔的證明”。也就是說,偵探必然會發現推理的“正確與否”是無法證明的。尽管“真・推理小说”小说本应是完全合理的解谜游戏,但在此时却陷入了无法合理地揭示真相的两难境地。

 

《海貓》中雖然多次聲明“萬能鑰匙只有一把”,但卻無法否定萬能鑰匙已被複製的可能性。即便假設那是不可能的,一般也無法否定“在聲明者不知情的情況下,鑰匙已被複製“的可能性。即便鑰匙是被做成無法複製的形狀,也無法否定“存在複製這類鑰匙的未知技術”的可能性。

 

第一目擊者說不定是在撒謊,員警把鑒定結果搞錯了也說不定。或者關鍵人物被兇手收買了,或者某些線索是為了誤導偵探所設下的陷阱。所有這些“預料外的可能性”不能被徹底否定的話,最終可能連問題的提示找不到。可惜的是,這種“否定”是無法辦到的。

 

退一萬步說,假設偵探(讀者)得出了非常合理的推理結果,而且已經讓兇手俯首認罪,只要有未發現的致命證據X存在,就無法否定這是“共犯為了包庇真凶而頂罪”的可能性。

 

實際上,在《蟬鳴》的《綿流篇》中就有與上述情況相似情節。實際上,到《目明篇》發表為止,關於《綿流篇》的真凶,幾乎所有的讀者都猜錯了。

 

究其原因,單就《綿流篇》來說,因為當兇手承認了禮奈的推理的時候,那個推理已經“完結”了。也就是說“XX是兇手”的推理“在那個時刻是正確”的。然後《目明篇》中,突然出現了許多《綿流篇》的故事中不可能知道的新情報,理所當然地,“真凶是另有其人”就完全明瞭了。

 

讀完《目明篇》後,讀者認為這些推理是 正確的,然而在《綿流篇》的故事中是無法得出這些推理的。但是《綿流篇》中構建起來的“推理”本身並沒有錯,即便搞錯了真凶,《綿流篇》的推理在“那個時 刻”是完全正確的。因為這是用“那個時刻”存在的線索完整構建出來的“真相”。但是顯而易見,“在《綿流篇》那個階段就輕易地斷定誰是兇手”的做法才是真 正的失誤所在。

這就是“後期QUEEN難題”。

 

當讀者讀完《目明篇》得到了確定的答案後,就多多少少認可了這個真相。但是即便如此,只要“後期QUEEN難題”存在,就不能保證《目明篇》所揭露的就是真正的真相。

 

舉個極端的例子,假如將來龍騎士07發表了一部名為《寒蟬鳴泣之時真》的真相解明篇,聲稱“《綿流篇》和《目明篇》的真相都是偽裝的,其實真凶是意料之外的人物XX!”, 並在故事中添加了後續的新情報的話,新的真相就理所當然地取而代之,而《目明篇》的真相則變成了捏造事實。(恐怖的是,即便是如此荒謬的情況,只要將《綿 流篇》、《目明篇》和《寒蟬鳴泣之時真》當作完整的一部作品來看待的話就變得合理化了。不管有多少新的“附加情報”出現,想要證明那些情報是“後來添加進 去的”是不可能的。而且只要“後期QUEEN難題”存在,不管增加多少新情報進去都是合理的。因為未知線索的存在性是“無法被否定” 的。)

 

雖然有狡辯之嫌,但我還是要說,《綿流篇》和《目明篇》中看似完全相反的情節其實是完全一致的,在創作的時候根本不存在什麼“後來添加進去的情報”。不過我說是這麼說,到底真是假就無法證明了。

 

綜上所述,究竟故事中想說明什麼,從中得出怎樣的解答,即便是作者(神)所言明的真相也不是絕對的。即使是“作者”這最偉大的神所闡述的真相也隨時可能被將來的自己——更高級的“元存在”所篡改。也就是說,只要碰到“後期QUEEN難題”,推理小說就會陷入極端的困境。推理小說中的“推理”這一崇高的理念,最後竟會造成自身被完全否定,這是何等地諷刺。對於這種現象,我頗有諷刺意味地稱之為“反推理”。

 

只要“惡魔的證明”存在,我們也好偵探也好,基本上不能否定存在著“未知的證據X”。 只要“惡魔的證明”沒有被打破,我們連嘗試推理的資格都沒有。及時有人在眼前死去,密室被構築,到處都是可疑的證據,我們仍舊不能開始進行推理。犯罪現場 的調查也好,證據的分析也好,第一目擊者的證詞也好,比起這些我們更應該首先去確認“那件事”,那就是“用目前得到的所有證據究竟能不能進行推理”。

 

历史上的名侦探们在犯罪现场仰望着天空,都会首先向全能的神(作者)提出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作品)真的是“真・推理小说”世界(推理是可行的)吗?” 于是,神会这样回答:“这个么,本作当然是“真・推理小说”了。所以你肯定能夠解開所有謎團,請安心地去進行推理吧。”於是偵探們如釋重負,一邊心裏暗念 “啊,太好了,這樣的話就能安心地進行推理了”,一邊開始調查犯罪現場。

 

真實的殺人事件裏一定也會有這樣一幕 吧。員警封鎖現場周邊後,刑警們一邊拍著手一邊仰望天空。“神啊,這起事件究竟能否解決呢?如果不能得到明確的答復,我們連搜查和推理都無法開始了。因為 如果這是“不規則推理”或者“社會派推理”的情形,甚至是當今流行的“奇幻現象”的話,不管如何去推理都是徒勞的。” 但是,這些事件都是現實問題,所以神是不會作答的。

 

那麼,是該繼續拍手直到神明顯靈嗎?或者是沒有神明的指示就立即撤銷搜查呢?

 

當我腦子裏浮現出上述的情形,暗覺好笑時,第一次驚覺“反推理”的概念是有可能存在的。那些對待所有謎題像對待算術題那樣,謀求合理解答的人們,看上去好像很有建樹,但其實他們都犯下了致命的失誤。

 

“那個謎題是能夠得出合理解答的”,沒 有建立起這樣一個大前提的話,這些人根本無法解開這個謎題。而且這樣的前提是不可能存在的。也就是說,那些動足腦筋大肆進行推理的人,如果沒有神明的提點 的話,不過是群連一點點“灰色腦細胞”都無法使用的無知無能沒教養的白癡、弱智、低能而已。他們的智商就和草履蟲差不多。

 

《海貓鳴泣之時》中貝雅特裏齊所嘲笑的 就是這種人。雖然一門心思地謀求算數題般的解答,但是連基本可能性都無法保障的話,根本沒有勝算。拿拳擊來打比方的話,就好象某個拳擊手說“我只想和我能 夠戰勝的對手比賽”那樣。對魔女貝雅特裏齊來說,執著地要否定魔女,揭露真相的人們就如那拳擊手一般可笑。

 

(譯注:以下是貝雅特裏齊的發言)

你在讀完《海貓》EP1後,真的嘗試去挑戰“推理”了嗎?因為沒有宣言過,就不算是挑戰嗎?因為作品中沒有向你們證明“所有證據都已齊備”,就不算是挑戰嗎?呵呵呵呵呵呵!

 

傻到家了。那樣的證明,你們這幫傢伙曾幾何時見過?你們在中考時會不會問神明“我是否能考上這所學校”?如果沒有神的指示連考試都不去參加了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媽媽不和你們說“乖孩子,一定能考上的”,你們就連應考也辦不到了嗎?哈哈哈哈哈哈?

你似乎終於能夠理解人類所謂的推理是何等低賤的東西了,那麼也一定能體會妾身想放聲大笑的心情了。那麼,歡迎來到“反推理”的世界。

 

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嗎?“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東西無法用科學解釋。”正是如此。這個世界的一切是完全無法證明的!我們估計不到的“未知因素X”是可能存在的。而且那是誰都無法否定的。

 

推理?推理小說?還“真正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乖小孩們,買了推理叢書的話就先給媽媽讀讀,再問問她“這本書裏的謎題我能解開嗎?”,只有媽媽點頭再去讀吧。只吃媽媽咀嚼過的離乳食就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譯注:以下是洛諾威的發言)

小姐真是的,這樣的談吐太沒品味了。

 

貝雅特裏奇大人所使用的“赤色的真相” 就是針對“推理”的一種“反命題”。“赤色的真相”所表達的內容是神的話語,無需任何證據和證明就能成為真相。只要用“赤色的真相”說出“門只能用萬能鑰 匙打開”,其他的任何假設都是無效的。鐵絲或釣魚線的假設也是徒勞。在此基礎之上,再用紅色聲明“萬能鑰匙只有5 把,除此之外沒有開鎖的其他方法。鑰匙是不可複製的”的話,就完美了。(注3)

 

但是歸根結底,所謂絕對真相的“赤色真相”本身是否真的是“真相”呢?這個恐怕連小姐都無法證明。各位之中可能也有人曾經懷疑過小姐的“赤色的真相”是否真的可以相信吧。是的,這個世界上,所謂“真相是可以證明的”的這種真相本身就是不存在的。所以,如果要問這個真相可不可以相信的話,請用這種方式提問吧。

 

“你,真的可以相信她嗎?”

 

對於摯愛的人你終究會迎娶她吧。然後在那個命運的日子,神父必定會這樣問你。你該不會在那種場合說“她口中的真相到底是真是假沒辦法證明吧。” 呵呵呵呵…..

 

為了否定魔女就必須進入魔女與人類的戰局之中。但是你們所面臨的情況是,不得不承認魔女“赤色的真相”確實是真相。明明是為了否定魔女而進行的棋局,卻不得不相信魔女所說的話,這是何等滑稽的矛盾。

 

你最初聽到“赤色的真相”這條規則,向小姐詢問這是否可以相信時,小姐這樣回答過:“妾身和你在進行遊戲,遊戲的規則是神聖的。藐視規則的人沒有參加的資格!”呵呵呵呵!

 

也就是說你和小姐之間已經結成了神聖的信賴關係。真是連惡魔都妒忌的關係呢。呵呵呵。

 

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真相。就連被稱為這個世界上唯一元素的“愛”也不過是幻想和“奇幻”而已。用推理來說明一切事物,否定“奇幻”的人可能連愛和被愛的資格都沒有吧。

 

各位讀者,你們是傾向“反奇幻”還是“反推理”呢?或者是因地制宜呢?可能那才是明智之舉吧。

 

用“反奇幻”去對付誇誇其談的朋友,用“反推理”來敲醒自我陶醉的夢幻,用音樂盒來打發不眠之夜。(注4)

 

那麼晚安,各位。

 

後注:

1.“後期QUEEN難題”:以美國推理作家Ellery Queen命名的難題。他在晚年的偵探小說中描寫了名為QUEEN的偵探,這位偵探“在破案推理過程中時常會犯錯”。這個難題所描述的核心問題就是,任何推理作品中的偵探所得出的推理結果並非絕對的真相,因為他們根本不可能知道推理所用到的線索是否完整。這個課題對日本推理小說界產生了重要影響。

 

2. “後期QUEEN難題”的理論性是基於“哥德爾第2不完備定理”的。這是由德國數學家庫爾特・哥德爾提出的數理邏輯定理。哥德爾第2不完備定理:任何一個包含初等數論的公理系統中,它自身的無矛盾性是不可證明的。

 

3. 日本推理小說有時會用“超能力”來回避和解決“後期QUEEN難題”。比如說,因為偵探借用了“超能力”獲得瞭解決案件的決定性證據,所以他的推理所得到的真相必定是真正的真相。《海貓》中“赤色的真相”就是運用了這個手法。

 

4.日文中,“反奇幻”(アンチファンタジー)、“反推理”(アンチミステリー)和“锑制的八音盒”(アンチモニーオルゴール)都是アンチ开头,这里为了保持文体优美而使用了类比。

留言(4) | 引用(0) | 話題(動畫)

[1]

這段文字其實是很深的。
老實說,解謎是如此,
解開社會現象又何嘗不是

Karl Popper 曾說,
這個世界是有真實的
但我們無從證明自己所講的是否真實。
我們可以做的盡量接近真實。

若配合後現代的現潮,
知識不是中立,而是有利益的(這個立場並不是後現代專美,反對後現代的法蘭克福學派亦有這個說法)
我們無從證明自己的、以及他人的一切證據。

這就是所有對社會有興趣的困難,
這篇文講的就是這個問題


[引用] | 作者 頹廢本 | 2nd Jul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事實上我在第三次重跑寒蟬的時候就開始整理出龍騎士的出題方法(詳情在未來的一篇海貓中會詳述.)

貌似在第一課的經濟導論就有如此的一個論述:

"我們觀察到的東西是現象, 是因為我們無從證實現象本身是否真實的一部分; 所以我們無法知道自己是否觀察真實."

1+1=2是否真實? 沒有人知道; 因為
這句套套邏輯本身並不可能有證明自己是真實的能力
(P.S. 論述真確與論述是否真實是兩碼子的事!)

我不太了解所謂後現代的思潮是啥米~ 但是知識非中立, 從"知識"被發現(說創立並不貼切, 因為大家都是觀察世界得出假說~)一開始就牽涉到觀測者的主觀思想, 繼而非中立的知識也可以非中立地被演譯! 未必一定為利益, 但一定有目的.

同樣的東西, 隨著不同的推論, 只要加入不同的Constraints就會有不同的變化XD~ 高考經濟就是好例子, 高斯理論被不停地再演譯.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思兼 | 2nd Jul 2009

[2]

這位作者的理論論過份主觀,比如「真・推理小说是各类小说中趣味性最强的」,「造物主在7天內做出來的嗎?......怎麼可能。」都完全是主觀性的發言,幸好後部份的內容尚算正常。

至於真真假假這方面個人反而覺得不用想太多,若果要歸根究底的話,甚至連自己或者這個世界的存在也不真實。老實說,個人感覺把一部具懸疑性的遊戲描述成這個樣子,實在有夠造作,有萬用卡及事後孔明之感。

毛鞋
[引用] | 作者 毛鞋 | 2nd Jul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雖然有老王賣瓜之嫌, 但無疑龍騎士的作品貫徹了反迷信, 和某個程度上的反邏輯.

真實, 只是你我的觀察, 沒有人知道這個世界在想什麼, 或者這個世界有沒有意志我們都不知道, 簡單來說信則有, 不信則無, 全部由心.

P.S. 這是對龍騎士的訪問.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思兼 | 4th Jul 2009

[3] Re: dwd

不用謝, 因為根本是別人譯出來的東西orz..

思兼
[引用] | 作者 思兼 | 16th Sep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4]

不就是量子力学和测不准定理吗
不要说个人主观的逻辑分析了
就算是在精密的仪器也不能保证人类对宇宙的完全认知

也许薛定谔家的猫咪是所有科学家的梦魇
但是人类也正是在这样不断对前人的否定中前行的
正如龙7寒蝉的从始至终一样
我们不能否定错误推断的价值
因为今天的真理就是从昨天的一次次错误中得到的

如果因为必然的测不准而放弃了思考、否定了推理的意义
这样的人也就沦陷于虚无主义的窠臼中去了


[引用] | 作者 zxy000 | 25th Aug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