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21st Apr 2009 | アニメの記録 | (196 Reads)

廢言:

在昨天晚上三點左右, 宿舍竟然響起火警鐘, 在走完火警之後, 才發現竟然是誤鳴. 結果整天晚上不用睡....Orz~

 


 

可惜在往後的故事, Zwei這個人畜無害的樣子是殺人魔王的偽裝; 殺手不會有樣子可以認.

我會覺得這個Master不會直接傷害Ein, 對待Ein如藝術品的他, 就只會觀賞完美, 撫摸完美, 而不會破壞完美.

 

作為一個特種部隊的成員竟然會在這個時間丟槍?! 難怪你被自己多餘的本能反應害死, 還是抵死.

その闇を見ろ、そして己が名を思い出せ! あなたの名はただいとつ、Zwei.

 

故事進度仍然緩慢, 也可以理解, 下一集故事將會加速.

Master對於Ein有一種近乎戀物癖的癡戀, 也許是他這個最滅絕人性的人唯一最有人性的一面.

 

仍然集中分析Ein和Zwei, 在開初的時候, 思兼曾經迷惑過: 因為如果Zwei是一件藝術品, 完成他就是完成自己的話, Ein到這一刻的所有溫柔就全部可以解釋.

但當去到開槍的一幕, 以及預告的閃爍片段, 思兼就改變初衷(前提是假設Ein還有良知, 而我給自己的論據就是Zwei自衛殺人的一刻, Ein是閉上眼的, 因為她知道這條單程路只會有痛苦, 這裡只是開始, 同時是自己的回憶的一次回顧.), 開槍前一幕Ein曾經有一瞬表現得猶豫, 但她選擇以開槍讓他記起自己的死狀; 如果她當Zwei是藝術品的時候, Zwei的軟弱退縮意味著作品永遠的不完成, 照著這道理摸上去, 毀滅作品應該是最好的選擇. 仍然地照著對待藝術品的態度推斷的話, 應該是不停地催眠著他就可以, 到無能為力的一刻就捨棄.

但是Ein卻教了他生存的方法, 除了Ein對自己的絕對自信之外這個原因之外(事實上對藝術品的態度: 像Master一廂情願地灌輸自己的願望就可以, 因為藝術品永遠不需要互動, 是一種自己欣賞的顯現, 藝術品不會被假設為有情感.), 但是Ein選擇回應Zwei的需要, 思兼理解為"愛"與"自私", "愛"者, 乃對自己與Zwei的憐憫, 沒有自己就是最好的生存方法, 告訴你這個是我給你"生命"的祝福, 也是一種帶有共鳴的同情, 留得青山在, 哪怕無柴燒? "自私"者, Ein知道Zwei將來會面對什麼, 然而有同路人, 有如隆冬街邊野貓互相取暖一樣, 總比一個人好; Ein會盡自己能力去保護這個人, 因為他是世界上"剩下"給自己的最後一個人.

 

Zwei就完全明白了自己面對的處境, 那一下槍聲是對自己生存狀態的再肯定: Zwei or die? 基於求生本能, 就一切都明瞭了; 既然沒有選擇, 就選擇最輕鬆過活的方法: 消去那個已經失去名字的自己, 從今天起我是Zwei.

想岔開一下說一說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 即人質情結; 人質在極端壓力之下, 會因為犯人的"仁慈", 而認同犯罪者的行為而放棄掙扎, 從而最大化自己生存的可能.

(以下轉載至維基)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通常有下列幾項特徵:

  1. 人質必須有真正感到綁匪(加害者)威脅到自己的存活。
  2. 在遭挾持過程中,人質必須體認出綁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舉動。
  3. 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
  4. 人質必須相信,要脫逃是不可能的。

而通常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會經歷以下四大歷程:

  1. 恐懼:因為突如其來的脅迫與威嚇導致現況改變。
  2. 害怕:壟罩在不安的環境中,身心皆受威脅。
  3. 同情:和挾持者長期相處體認到對方不得已行為,且並未受到『直接』傷害。
  4. 幫助:給予挾持者無形幫助如配合,不逃脫,安撫等;或有形幫助如協助逃脫,向法官說情,一起逃亡等。

思兼覺得這個有點像Zwei的處境~ 

留言(2) | 引用(0) | 話題(動畫)

[1]

這套不錯,一定會追。

其實你讀哪間院校?科大經常有人搞事「誤鳴」……


[引用] | 作者 Cebi | 21st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其實讀恒商, 最後那個是院字, 能否成為你口中的院校?~

思兼
[引用] | 作者 思兼 | 22nd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