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8th Dec 2008 | クリス文集 | (233 Reads)

思兼今天早上的第四堂是空堂, 也因為這堂空堂讓我記起了一些事情.

早前, 我在英文辯論學會參與活動的時候, 在最後來了兩位英文口語程度達到Native程度的人, 思兼自中學起就很景仰那些能在這個不再是英殖民地的香港學好英文的人, 始終我們要學好的, 不僅僅是中文, 而是兩文三語(雖然這個要求思兼覺得這個要求都是很嚴苛的說!).

他們一男一女, 說起英文起來沒有思兼日常的斷續蕪雜, 只剩下很洗鍊的語句; 加上一些旁述的後話, 說起了那些十分有Native味, 如一些英國的National Colloquial Expression, 都令思兼不禁帶上兩份尊重. 若無其事地給予我們辯論的評語, 儘管思兼對他們提出的意見有所保留; 純以英文的抑揚頓挫, 實在只差沒在當時就拍掌稱讚~

在這堂可愛的空堂, 我來到了圖書館, 有幸重遇當天的女評判; 她一臉清秀, 感覺雖然有一點虛弱, 但是她分外認真的眼神, 令我懷疑她是否因為過度認真而導致這個樣子.(不仔細形容樣子了, 形容一下感覺就好, 畢竟說的不是這個.)有她在這個空間, 令思兼的環境壓力升到阻礙到溫書的正常進行.

她在那行書架前立定良久, 又像一個敬業樂業的採購員細心選貨, 務求達到利潤極大化; 卻又是一個自得其樂的讀書人, 品味著我當時未記得是什麼分類的書本. (思兼是圖書館的常客, 自問對圖書館都有著一點認識, 如果思兼忘記了那書架放了什麼, 很大機會是思兼從來就沒有看過那個書架的書!)

我仍然十分無聊地, 而又十分冒犯性地在兩個書架後裝作看書(那是我其中最愛的一類 -- 社會學書), 偷嘗美色(說的猥瑣一點也沒關係, 我相信每個人都試過), 沒經多久, 在我不太為意的時候就逃走了, 四顧求索不果.

然後當我回到她曾專心地閱讀的那一行書架, 我頓時感到語塞, 有點兒窒息, 那是很衝擊性的答案.

"文學少女?!" 我不禁這樣感嘆到.

"英語文學?!" 這才是令到思兼窒息的原因.

 

曾幾何時, 思兼一再堅持, 甚至固執到在上堂不聽考試技巧, 只靠自己不停地閱讀報紙學好英語. 那時候的我, 閱讀的頻率大概是每天一份報紙(完全讀完~), 只是想證明沒有考試技巧也可以靠好英文. 中五之後, 我的底線越退越後, 甚至讀書只為了考試...... 放棄了我其中一門最愛的文學~

曾幾何時, 思兼曾經在中文中學向英文老師要求修讀英國文學, 雖然最後被駁回申請, 但是我那時候真的很愛英文! 這時候, 我不夠勇氣說出同樣的話, 我漸漸忘記我所堅持的原則.

 

當忘卻了的錄音再次播放的時候, 看著以前的自己那份志氣, 那份稚氣, 原是多麼令人懷念, 卻又多麼令人窩心?

What do I study for? Study for Study? Don't make others laugh anymore.


[1]

自娛、木劍;上陣、真刀
school is supposed to be place for knowledge, yet is for knowledge to tackle exam.
To survive under this system, do pick up your knife.But, where?
Go to school. This is time to slaughter.

Im
[引用] | 作者 Im | 10th Dec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

文學沒有理由,走也沒有,去也沒有。其實何必慨嘆?把心放開,她自然會來找你啦,不用感傷的。=]


[引用] | 作者 TY | 18th Dec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3]

也許如你所言, 我對一切都要求在掌握之內, 思慮太密反受其累.

クリス
[引用] | 作者 クリス | 19th Dec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