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思兼 | 25th Aug 2008 | クリス文集 | (257 Reads)

在中四學年的時候, 我發了一個夢, 那個夢在我看清楚後原來是個春秋大夢......

那是一個有關高等學府的怪夢.

話說思兼的成績其實一直都只是維持在整個元朗區而言的中上游, 那時的我很愛研究大學究竟升讀甚麼才好......

那時候甚麼都喜歡, 尤其是一科, 中大的高保(Global Business),

為甚麼我會戲稱高保呢, 因為無論任何角度而言, 這都是一個有著高等保證的課程, 例如說: 前途, 錢途, 遊學的心願, 飛黃騰達的理想, 出人頭地的榮耀, 甚至說到是光宗耀祖的成就.

這科是全港收分一直前五的學系之一, 每年都有不少所謂尖子生敲門爭得頭破血流, 為了歐亞美三地輪飛, 身價階級的暴升!

然而, 我不以為然; 輕鬆地說出甚麼:"只要讀就可以拿到六A啦~"

可惜, 高保的中位數不是CE30, 而是CE35(這個甚麼意思大家應該知道),

文商組拿30分, 尤其是我半吊子的底子, 是Mission Impossible.

 

結果, 夢碎.... 不是, 幾乎一開始這個夢就顯然帶著一些童言無忌的荒謬.

 

有些時候, 大一年的思想就已經很不同; 從中五向中六踏去的一年, 從中七到Year One踏去的一年, 從Year Three[MEDI, BBA(LAW)那些除外]踏出校門口的一年, 髮線後移的那一年, 兒女成年的一年, 退休頤養的一年. 一切都可以很不同, 而又好快地產生這些不同.

最後, 路很多, 只不過不是條條都可以走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