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思兼 | 29th Sep 2009 | A-level短命種~ | (135 Reads)

一個人病的時候的絕望程度不比失戀低, 今天思兼也病倒了.

開blog以來都沒有大病過, 思兼總是在病魔殺到之前就已經吃藥打底.

但無奈地, 今次我不夠它快= =!

 

上年創下的全部上學日子制霸紀錄, 也被一場病給垮了.

病, 令人從忙碌的生活, 學業, 工作中被逼退下火線. 任你是天王老祖也不例外.

病, 令人把平時的生活上所忘記了的, 都會給找出來, 被逼回想.

病, 這一刻, 就算是平時很厲害, 很堅強的人,都難以隱藏其脆弱的一面.

病, 是很想得她回頭垂顧, 詢問一下病情, 意義不大, 卻最少可以飲露止渴.

病, 是會令人變得很沒有性格, 隨處抓起救命稻草就感覺安寧.

病, 令到人的欲望簡單化, 這一刻, 我只想有人, 最好有她關心, 還有快點病好.

病, 有時也會使願望落空, 明白到她的關心是奢侈品.

病, 可以令自己成為世界的神, 感受一下短暫的虛榮, 被別人捧在手心呵護的溫暖.

病, 令自己有權任性, 縱容; 無視一切後果. 濫用別人的溫柔.

 

病, 讓自己最後知道, 你已經不再哪裡, 而在別人的懷裡.

 

有你的日子, 病應該是浪漫而幸福的;

然而沒有你的日子, 希望病也不至於痛苦而無助的.

 

------ 思兼, 在穹蒼中遊蕩的人


思兼 | 27th Sep 2009 | A-level短命種~ | (402 Reads)

這月來, 還是很稱職地做了不少事, 有半個待考生的狀態; 不過這樣的我去考肯定是砲灰.

把最拖後腿的數學統計給放棄了以後, 每個星期四五, 就變成了浪費時間的好時機, 肯定就用這些時間清掉每個星期沒看的動畫.

萌狼閃光彈閃出了一個無論如何都不離不棄的老公(?),

地震送走了歷來最聽話的正太, 也把她姊姊鬼畜的中二病給救回來了(??),

化物語是今季最有愛的動畫, 不在其神化的敘事法, 而在細膩的人物描寫.

Phantom卻像發了一場夢, Ein/江漣由一開始, 到終結以後也是自己一個, 有夠鬼畜(還是厚道??)的設定.

潘朵拉故弄玄虛地說了一些話, 結果也像故事本身的設定: 故弄玄虛.

 

秋番完了...... 香港雖然沒有落葉天, 但九月還是完了.......

 

把凱因斯溫了一次, 卻像什麼都不懂.

每個星期補多了習, 我卻怕結果慘淡.

萌報寫少了, 博務幾乎是荒廢了,

多了反省, 多了後悔, 但慢慢連這個時間都沒有了.

JUPAS填choice就像投石問路, 要錢, 要夢想, 還是要別的?

雖然未至於舉步維艱, 但也需要步步為營.

人際關係更是毫無長進.

 

恒商, 真是個好地方啊~ 壓力連帶成績也給拉下去; 但是進了這裡, 無悔.

 

三個月時間, 要平息天人交戰, 這樣的進度算不錯了.

靜靜走過, 靜靜觀察, 世間眾生相, 明白了友誼的第二個詮釋: 在旁邊默不作聲.

筆鋒蓋上了很久, 兩年來沒有寫過自己想寫的, 沒有很胡鬧地不停亂畫.

這個blog, 寫了什麼呢? 遊客數重要嗎? 分數重要嗎? 其實很想告訴這是不重要的.

但是香港是數字 = 人生的代表城市, 我也沾染了不少這陋習.

 

這個月來也是有得著的, 朋友修好, 這大概是人生最大的意想不到.

 

120日, 不求奇蹟, 只求無悔.


思兼 | 20th Sep 2009 | アニメの記録 | (159 Reads)


一切基於妒忌, 讓擁在懷裡的, 與想被擁在懷裡的發生衝突.




Phantom們所要求的太微不足道, 連帶生命也變得微不足道, 死亡卻顯得格外沉重.


為了生存, 人性必須凌駕社會性而行. 就算是原野中的孤狼, 也會拼命嗥叫以宣示生命的主權.

 

考試期間, 筆癮發作, 但一切從簡.

卡爾的最期, 沒有Ein的存在的話, 玲二已經跟她遠走高飛這沒錯, 然而卻是只差一個誤會; 卻導致了一個可以說是最壞的結局; 這裡不好說誰比較好, 命運已經定了這條路, 生命只能繼續前行. 

"還有比這更好的嗎?", 當反社會行為只為了吸引社會的注意而存在. 這是一種想回歸懷抱卻被回絕的悲苦, 一種夾心人的悲苦.

 

同樣地, 愛也同樣殘酷. 

下集, Ein Ending.


思兼 | 8th Sep 2009 | A-level短命種~ | (142 Reads)

昨天晚上燒完了一根線香花火, 他上學去了.

然後到某一堂, 其實老師早已預示過會調位的某一堂, 他說如果大家有什麼特殊要求的可是事前通知他.

然後今天, 他的鄰座轉了人; 意想不料地, 因為其實原本安排坐在旁邊的那位, 其實是他珍視的朋友之一, 他的同班朋友一如第一篇線香花火所言, 更準確而言大概是他一隻小手能數盡的所有數目.

他本身也不以為然, 因為他本身成績還是不那麼好, 大概是班上倒數幾名吧, 而坐在他旁邊的卻是十分努力勤奮的頭號人馬, 他心想: 可能是老師是想我把書給讀好吧~

本應該是這樣的~

如果不知道真相, 那可有多好?

老師本來叫他放學後去見一見他, 剛好老師比預期早教完了, 所以他就主動問老師找他什麼事? 他本想著, 應該說叫我努力一點點吧, 萬一考試落榜了, 就浪費光陰了.

"有很多同學調位都很不想跟你坐耶~"
由於題目跟他自己所預期的東西有太大的出入, 他有大概三秒的思想空白.

他意識恢復之後, 立時想到了他的朋友.

"其實從上年開始就是這樣, 你這樣是不行的, 雖然你現在還可以迴避跟別人接觸, 但是你將來到外面工作呢?"  他明白到老師對他的好意, 然而也首次知道世界對他的怨懟是多麼的深, 甚至已經到達了一個人見人憎的地步.

"雖然我不太熟悉你, 其實會不會你太過Self-centred? 或者不夠Considerate? 又或者是不是太過自利, 人與人之間是Give-and-take的, 不可以說你自己......." 太多的"檢討"他未能一一地記在心裡; 事實上, 把這一字一句記在心裡, 是會刺傷自己, 跟自己過不去的.

他把一字一句記在心裡, 想著, 反省著, 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有什麼應該要改過? 究竟這些日子他做錯了什麼? 與此同時, 老師這番話, 令他感覺到更加孤獨, 更加無助, 這個世界不是單單不想跟他交流, 而是已經到達了草木皆兵, 四面楚歌的困局.

他不太懂說話, 也不太有幽默感, 所以他很少會主動加入一些對話;

他自認為很蠢, 也不太能幫到人, 所以他會盡力地令到自己不去勞動到別人.

他對他的朋友, 只懂得做一些體力勞動, 例如說幫忙排隊啊, 還書啊, 什麼什麼的.

這一刻, 就像全世界都指責著他Self-centred, Inconsiderate, 自利主義, 他不懂這麼多複雜的事情, 他彷彿也覺得自己有罪.

真的有罪嗎?
真的有罪嗎?
真的有罪嗎?

他問著日光下燃燒著的線香花火, 花火不懂回答.

當唯一的朋友也對這存疑的時候, 大概自己真的有罪吧.


思兼 | 8th Sep 2009 | A-level短命種~ | (163 Reads)

PicturePicture
他是一條獨家村, 孤家寡人, 總是很容易感到孤獨, 不容易排解.

他還是個十分敏感的人, 敏感到沒有信心, 敏感到裹足不前, 敏感到懷疑自己是否更像女生.

他總是自然地縮在一角; 無論何時何地, 他總不會是被找上的人; 然而其實, 他是有點想給人別人打擾的, 他偶爾能把孤獨當作興趣, 但是跟大部分青年人, 生日還是想有一大群朋友跟他過; 大除夕總是想有一大班死黨一起倒數, 然後互相掌摑對方, 笑說:"Happy New Year!"

長大了, 他慢慢變得更內向, 什麼都不想說; 也好像什麼都不能說.

生日總是想被當作特別的一位, 然而記起的人並不多;

週末總是想被找上, 新年總是想收到賀年短訊, 廢話也好, 甜言也好, 彷彿也很珍貴.

 

然而人越大, 卻越想身邊有個人, 朋友也好, 什麼都好, 給軟弱的他一點支持, 總是知道他脆弱的時候.

當他頹廢裝疲累的時候, 會拍拍肩, 說著: 不要頹廢啦!

當他淚眼朦朧的時候, 會無言地送上紙巾.

然後慢慢發覺, 別人長大都是學會保護自己, 慢慢這個世界變得是越來越封閉, 而不是越來越樂意跟你說話; 可是他敏銳的個性卻追不上這個世界的變化速度, 他變得進退失據, 不知所措.

 

難道要他學會跟快熄滅的線香花火說每天限時三十秒的心事? 在線香花火再次熄滅的時候, 她哭了, 然後繼續裝笑了.

--- 有感於夜, 線香花火熄滅之時


思兼 | 6th Sep 2009 | A-level短命種~ | (120 Reads)

好久沒有下筆寫過政經新聞, 不過這次公民黨倡議泛民總辭, 姑且找好椅子看戲.

 

老實說, 民主黨向來壁壘分明, 保守派有保守派做, 激進派有激進派搞, 楚河漢界異常分明. 保守派不如DAB保皇色彩濃厚, 卻對於推動一些比較主要的民主議題, 如: 雙普選等等都很怯縮. 給人一種騎牆,政治投機的感覺. 而另一邊廂, 不是上屆社民連拉大隊入立法會, 今天的激進派才唱不了這戲; 社民連是群"爛佬", 長毛毓民陳偉業, 個個都是旗幟鮮明, 開宗明義就是反對派. 政府你做"好佬"勸, 他們才懶得理你, 反正政治抗爭若贏了, 贏得最多民心的就是他們. 就算輸了, 從零開始的他們幾個月後又是一條好漢.

 

雖然思兼最多看好五區總辭, 泛民總辭? 別開玩笑了, 哪裡有人會一盤押光籌碼跟中央開賭局? 阿爺早說了, 雖然你是長子, 家中現在誰做主了?不是你當家做主就不要大聲跟長輩吼. 但是凡事總有個萬一, 萬一真的給泛民給撈回了普選機會, 這時候就十分有趣了. DAB長期的領導局面大概會給龐大的英雄給壓過去, 香港的大家十分簡單, 總之一切有好過無, 搶到了山上的旗, 還不是山大王?

 

雖然思兼完全不看好23位立會議員請辭這種近乎荒謬而且不可能的做法; 但此例一開, 定必為一時熱話, 為曾蔭權帶來一場政治災難; 曾蔭權就是沒有一種魄力, 去帶著一份誠意跟中央力爭, 他無需要複述中央的決定, 我們都在看著; 力賤得人敬, 日夜在禮賓府餵魚是不會把普選給餵出來, 用魄力, 挑戰不可能的任務, 政治舞台上做多好過做少, 做少好過不做, 就算是最後中央維持原判, 總算為香港人發了聲, 群眾自會公道地給予你一個評價; 而不是制定一個迎合中央的方案說服我們接受.


思兼 | 5th Sep 2009 | A-level短命種~ | (257 Reads)

話說今天去到"維他命C補習社"(懂行情的一定會知道, 這是這所補習社宣傳自己的名字所用的解釋, 不知道的當作無聊冷笑話算了~); 思兼親身感受到議價能力的重要性~

 

話說思兼早到了十多分鐘, 可惜還有人比我還早十多分鐘(那總共就花了半個小時乾等); 這也沒什麼, 苦站十多分鐘對於童軍仔的我十分等閒, 不過當在不足20平方呎裡面, 站了十多個人, 沒有窗戶, 所以也沒有風; 無論有沒有讀過物理都知道, 人是發熱體, 熱幅射在細小空間積聚十多二十分鐘, 撥扇子也極其量把左邊的二氧化碳帶到右邊, 右邊的熱空氣帶到左邊. 結果明明在室內, 卻悶熱得比36度無風日更要厲害; 最搞笑的是我們是顧客, 在冷氣下等本是天公地道, 結果某某職員卻叫我們出去等, 這可真是令人不明所以.

 

香港的學子除了是莘莘(意為眾多), 還是辛辛(一個"辛"太少不足以形容); 尤其是高考, 經濟讀的幾乎是大學一年班的半年課程了, 大學的同學讀的是一科, 我們讀的好歹也有四科, 他們有的是半年, 我們有的是區區三個月多一點點, 不上補習班惡補雞精的話, 就可能需要耗盡所有的閒暇去鑽研我們親愛的書本(不少是不會考~), Past Paper(每每做起來就成尺厚), 參考書(張五常達人的經濟解釋就是我們微觀經濟的金科玉律, 雖然不太好吞嚥); 夜夜笙歌變成夜夜刨書, 難怪高考的學生考完以後總是跟書本過不去, 燒的燒, 扔的扔, 總之一輩子都不用回去就最好.

 

正是簡單的供需原理, 供應者遠比需求者少, 議價能力低得可憐的學生, 唯一工作就是在學校給人宰割, 然後到補習社給人宰割, 也不過是為了得到一個殺戮才得到的學位.

 

也因為這個原因, 無論是36度, 還是106度, 只要我們覺得有美好的將來, 我們都將爭崩頭競逐精英的頭涵, 繼續等補習天王的指點迷津, 繼續在烈日當空下奔跑去下一站, 繼續在夜裡跟電燈做情侶; 哪怕成魔成仙, 這條狹窄的單程路, 除了走, 也得走.


思兼 | 4th Sep 2009 | A-level短命種~ | (215 Reads)

其實考高考真的是成魔成仙的捷徑, 挨過了魔性的蠶食, 我保證你升仙;

 

考Mock還有漫漫140日, 高考的同學仔就開始開夜車, 金睛火眼, 壓力瘡有如火山爆發, 連綿起來像山火, 燒得個滿目瘡痍; 更甚者性格扭曲, 每每比盡個毫釐分數, 搞到自己精神緊張, 變成生人勿近, 像個烈性黃色炸藥, 不點都爆, 讀一次書讀走了修養, 可真是成魔捷途.

 

要是你能夠挨過山火摧殘, 魔性蠶食, 幸好沒有變成邪鬼的話, 恭喜你; 你將近升仙了, 你的身體在這個時候都應該像一塊泥膠, 軟軟的, 任揉任打; 反正讀書已經讀到你沒有反應, 起來睡覺進食之外就是讀書, 其他世界大戰, 香港淪陷都可能要打到你的房間, 把你拖出去鞭打才知道今夕是何年; 如此不吃人間煙火, 豈不仙哉?

 

我就寧願做一個簡簡單單的人類, 別像范進中舉失心風, 我還有酒池肉林等著我. 什麼科目, BC就很好, A只是錦上添花, 思兼自問讀書愚笨, 只知道山窮水盡而無路, 兜兜轉轉又去到; 盡心盡力, 無悔無愧, 活著自己, 不需勝過所有人, 反正我只是想去到美好的將來, 而不是得到第一的虛名.


思兼 | 1st Sep 2009 | クリス文集 | (225 Reads)
竟為一段遺憾, 意想不到地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友誼永固! YK!